惠银东方资本 | 投资莫扎堆 成长是王道
惠银东方(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为客户和集团业务合作伙伴提供全球化资金解决方案的资产管理公司。
惠银东方,投资管理,资金解决方案,证券基金,资产管理,PPP基金,投资基金,城市发展基金,国内政府参股引导基金
15948
single,single-post,postid-15948,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side_area_uncovered_from_content,qode-theme-ver-10.0,wpb-js-composer js-comp-ver-4.12,vc_responsive

投资莫扎堆 成长是王道

随着A股估值水平不断下降,上游的VC/PE行业正面临一轮洗牌。由于价格黏性的存在,上市前股权投资(Pre-IPO)拿项目的成本仍然高达15倍以上。已经有迹象说明股权投资行业正在回归价值的本源,纯粹靠一二级市场的价差赚钱难以持续,真正的价值仍然在于投资标的长期增长。

投资理念包括四个方面:首先是投资于优秀的团队,其次是追求长期增长与持续盈利,三是敢于宁缺毋滥,对于单个企业敢于投入巨资,四是注重为企业提供增值服务。
成长第一,价格第二

人们赶上市前股权投资末班车的心理,使得他们愿意多支付一点钱。但如果保持清醒的话,这时候不要去抢就没事了。已经抢了的人就要受点损失,吸取教训。我们处理这种情况的方式是宁可不去,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的企业家可能会有比较急功近利的心理;而且很多人去抢势必把价格抬得更高,造成哄抬气氛。机会这么多,不一定非要去抢那么一两个。

PE不是一个赶时机的行业。PE投资起码都要持有3年,要去赶时间的话永远都摸不准。做PE就应该老老实实把基本功做好——找到基本面好的企业,那些今后五年十年都有增长的企业。

企业上市的时候并不是退出的时候,上市只是融资的一种手段,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重要里程碑,但绝对不是终点或目标。推广来说,也不能把一家PE公司旗下有多少家企业上市作为衡量这家PE公司成功与否的标准。我认为一家企业上市后起码还有三到五年甚至十年的好时光在前头;如果上市的时候就快走到尽头了,显然不利于股民。做PE的只能有一个信念——找到不管在顺市还是逆市中都能够有生存空间、有利润增长的企业;同时企业家也不能是浮躁的。

现在PE界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太浮躁,急功近利;二是随大流,别人做什么他也做什么,不看基本面而是看现在什么最热。这些问题可能要过几年才能真正解决。

我们在谈判的时候永远把价格放到后头,所谓“水到渠成”。价格其实是最好办的,只要愿意合作,总能找到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但投资方与企业之间的合作是很难的。如果真谈得很愉快的话,价格并不重要,因为企业家并没有出让股权,只不过是稀释多少、融资多少的问题。

我们希望是一个公平的价格,而不是趁市场不好的时候把价格压得很低。一个企业有一个内在的价值,但可能会因为市场或者眼光的原因有时高估、有时低估。最好估值正负不要超过10%~15%,这样大家心里都会比较舒服。因为双方的合作是三年到五年甚至更长的时期,如果股东不和的话,企业很难做好。比如企业家觉得融资的时候签了不平等条约,他就有动机以后从别的地方拿回来,这样对双方都不好。

而且,如果把这种正负10%~15%的价差按平均投资年限为5年,均摊到每一年才2%到4%。我们测算过自己过往已经退出的投资,最终的回报相对于初始进入的价格敏感度很低。因此我们宁可把时间花在帮助企业取得扎扎实实的增长上,而合作的基础是公平、互相信任和团结。所谓“家和万事兴”,如果这三点做不到的话,企业很难做好。所以在谈判的时候,我们在乎价钱但不会太争价钱。

看对人决定投资成败

我们投资企业的时候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别人看我们做调查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来加价让企业跟他们走。其实大部分企业会这么想:我怎么能跟你走呢?你对我的情况都不了解就出这种价钱,我更不敢跟你合作了;你要这么轻率地跟我合作,明天我的竞争对手一来,你可能就把钱转投给他了。所以这样的企业家是我们真正要的,他的心很定,不单单是看入股的价格,更多是要把企业做好。

另外,诚信是最重要的一条。合作最基础的事情就是把所有情况原原本本、诚诚实实地告诉我们。我们会告诉企业:如果不告诉我们,我们怎么能帮到你?而且今天不告诉我们,我们也会查出来。我们今天给企业的投资实际上是上市的预演,上市会把问题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还不如今天就全部告诉我们。很多企业会接受。如果真正是想把企业做好,而不是急功近利的话,他会这么做。

我们跟着企业家和管理团队出去见客户、参加他们的内部会议、跟他们所有的经理面谈,全方位了解这个老板如何待人接物。你了解他怎么对别人,就知道他将来会怎么对你。你跟他聊的时候要花很多时间,甚至跟他一起去度假,问他“你想的是什么”、“你最想做的是什么”,听其言,观其行。事实上,最容易犯错误的地方就是对人的判断。